《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》

下载本书

第四百二十六章 时光痕迹大不同

作者:三世历劫 字数:3746 返回书页
推荐阅读: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最佳女婿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天降巨富 豪婿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伏天氏 我家后门通洪荒 财运天降 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 好想住你隔壁 牧神记 元尊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粉蝶儿一声惨叫,众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了过来,就见他未拿纸鹤的另一只手中,那袋子上的玉片猛地泛起一阵白光!

    白色的光芒瞬间转青,颜色越来越深,最后竟变为一种青黑的颜色,外形却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,又好像张牙舞爪的毒蛇,瞬间从他的手背蔓延到了手臂上!

    而粉蝶儿还算白皙的手背上,也是瞬间被浮出两三个大水泡来,好像真的被火焰燎到!

    青黑色的“火焰”所到之处,他的衣袖也是瞬间化作飞灰,露出手臂上的肌肤来。

    焦臭的味道弥漫开来,皮肉崩裂翻卷,再一转眼,竟然有白森森的臂骨暴露了出来!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从没有人见过这样的火焰,也从未见过火焰有如此威力,转眼之间竟然能够焚尽血肉,只余白骨。

    而那白骨,也只是比外面的血肉多存在了半刻,就再次成了飞灰,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好像将人活活烧死,粉蝶儿所承受的痛楚也就可想而知,否则也不至于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他原本俊俏妩媚的脸早已扭曲,一双眼珠子几乎都要凸出来,七窍也有鲜血缓缓渗出,看着说不出的瘆人。

    历劫最先反应过来:“断臂,保人!”

    其次反应过来的人是单天鹰,众人只觉得寒光一闪,他手中的剑已出鞘,朝着痛苦扭曲的粉蝶儿削了过去!

    粉蝶儿虽然疼痛难忍,然而意识却还清醒,知道单天鹰此举是为了救他,因此不但不躲,反而咬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谁都没有想到,单天鹰这一剑下去,接下来却并没有如同预想的那般,鲜血飞溅,手臂飞出的情景。就听“咄”地一声,单天鹰这一剑,就好像砍在了木头上!

    青黑色的“火焰”犹如实质,单天鹰的剑锋落在上面,在那沉闷的“咄”的一声之后之后,就无法前进一丝一毫,与此同时,青黑色的火焰竟然从粉蝶儿的手臂上,往单天鹰的剑锋上蔓延!

    单天鹰只觉得一股凉意从掌心的剑柄上散发出来,他心中一惊,几乎是下意识地松手,就听“当啷”一声,宝剑落地!

    历劫心中一动,急道:“丫头!”

    沈衣雪会意,手腕一翻,手中的战天剑迅速浮起一层淡淡的七彩光华,直接朝着粉蝶儿的肩膀就砍了过去!

    青黑色的火焰,似被狂风吹过,一阵浮荡过后,再一次露出粉蝶儿白森森的臂骨来,战天剑带着彩虹一般的光芒划过,紧跟着鲜血就飞溅出来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凄厉至极的惨叫,直冲天际,粉蝶儿早已疼得面无人色,却还是咬牙站在原地,低头看向被沈衣雪砍下来的,只剩下半截白骨的“手臂”。

    单天鹰一招手,立刻就有个手下上前为粉蝶儿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粉蝶儿被砍下手臂之后,七窍竟然不再渗血,而他也在那一声惨叫之后安静下来,咬紧牙关,任由单天鹰的手下为他包扎。

    沈衣雪低头愣愣地看着手中的战天剑,剑尖上面,最后一滴暗红色的血珠滴落,战天剑依旧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单天鹰弯腰捡起他的剑,走到二人面前,看看沈衣雪手中的战天剑,又看看沈衣雪和历劫:“谁能告诉我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历劫似乎直到刺客才认出单天鹰来:“单少庄主?”

    对于历劫直到此刻才认出自己来,单天鹰十分惊讶,不过长期居于高位,早已是喜怒不形于色,当下微微颔首:“正是在下。”

    他与历劫,当初也曾有过两三面之缘,不过却都是因为沈衣雪,所以印象并不深刻。

    历劫问:“当年匆匆一别,到如今已过去多少载?”

    他竟然问单天鹰,他们从上次分手到现在,过了多少年?

    沈衣雪听得一楞,然而历劫所问,却正是她心中所想,因此虽然觉得说不出的古怪,却仍旧是竖着耳朵,等着单天鹰的答案。

    单天鹰也是一愣,不过还深深地看了沈衣雪一眼:“十八个春秋,雪儿你可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让他身后那些手下几乎忍不住翻白眼:眼前这个少女,最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,他却说一别十八年,十八年前,这个少女只怕还在娘胎当中!

    而沈衣雪的回答,就更加让这些人感觉不可思议。沈衣雪说:“少庄主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少庄主?十八年前,女帝灵馨尚未登基,单天鹰也还没有做上侍卫副总管的位置,更别说成为现在的亲卫大将军,因此当时的身份的确是“少庄主”。

    更确切地说,是天意山庄的二少庄主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们这些属下也都有所耳闻,只是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,又怎么会知道他们这位大将军十八年前的身份?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也只敢在心里暗暗嘀咕一下,面上却是不敢显露出丝毫来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,似乎在意料之外,却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粉蝶儿和单天鹰,也可以说是出于同一时代的人,可如今沈衣雪见到粉蝶儿,才不过好像过去了三四年,而到了单天鹰这里,却成了十八年!

    历劫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当中,沈衣雪沉吟片刻,朝着粉蝶儿的方向扬了扬下巴,问单天鹰:“那将军可还记得此人?”

    单天鹰曾经是天意山庄的少庄主,那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,如今身份地位都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“少庄主”这个称呼自然也就十分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可沈衣雪与历劫也就刚刚回归人界几日,自然不知人界变化,时移世易,许多的人和事都发生了变化,让沈衣雪从心底说不出的陌生疏离,因此竟是硬着头皮称呼了对方这么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称呼显然让单天鹰一愣,半晌才反应过来。他无声苦笑,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依旧明媚鲜艳的女子,几乎无法抑制心底翻腾的情绪。

    想当初的少年天真任性,却不知最后隔开他们的,不但有生死,竟然还有时间。

    于他的十八年,于她却好像是十八天。

    虽不知时光在他和她的身上,为何会留下不同的痕迹,但是多年来身居上位,单天鹰早已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,那曾经的恋慕也早已随着时光流逝,世事变迁,而沉淀到了心底深处,轻易不再浮出。因此他的惊讶失落也只是一瞬,就再次将目光移到了粉蝶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粉蝶儿,断臂已经被包扎起来,然而脸色却是苍白中泛着青色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嘴巴一张一合,好像离开的水面的鱼儿,不知道在嘟喃什么。

    历劫仍旧在沉思当中,单天鹰则是看了沈衣雪一眼;“你说他?”

    方才,粉蝶儿曾经自报过家门,只是因为听到了“保命客栈”这四个字,反而并未留意,此刻细细回想,却是陡然变了脸色,不可置信般地重复道:“粉蝶儿?当年的采花大盗粉蝶儿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单天鹰一时无法接受,沈衣雪却还是郑重地点头:“不错,正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单天鹰从未如同此刻这般失神过,怔楞片刻,终于是忍不住冲到粉蝶儿面前,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对方。

    当初,因为东灵皇帝身边的侍卫总管杨进诬陷沈衣雪,激怒了暗处的轩辕昰,轩辕昰便引杨进出了天意山庄擒住,扒光了衣服捆在半路上,在他脚下拿树枝写了“采花大盗粉蝶儿”等字样。

    杨进蒙受此奇耻大辱,然而却又因为轩辕昰的身份而无法报复,最终迁怒到真正的粉蝶儿身上,动用他能够动用的一切力量追杀,简直就是不死不休!

    后来,杨进身亡,这追杀才不了了之,只是从那以后,江湖当中却再也没有粉蝶儿的消息传出。

    单天鹰忙着天意山庄的事情,也忙着辅佐女帝灵馨,自然没有闲暇去关心这样一个无关紧要,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的人,自然也就懒得不打听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仔细打量粉蝶儿,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和沈衣雪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年龄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他始终都不曾与粉蝶儿照过面,然而当年江湖中关于此人的传说却是不少。其中自然少不了关于年龄的问题。可当时关于粉蝶儿的传说中,最多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,算到如今,年岁甚至应该比单天鹰还要长几岁。

    而此刻眼前这人,最多也就是是二十七八的样子,十八年前,这人顶多也就十来岁。一个十来岁的男孩,连少年都算不上,又怎么会是臭名远扬的采花大盗粉蝶儿?

    沈衣雪自然明白单天鹰心中惊讶,却并不开口解释,只静静地看着他神色变换,等着他接受眼前这个古怪离奇的事实。

    单天鹰一脸震惊地盯着粉蝶儿:“你是粉蝶儿?”

    粉蝶儿脸色仍旧苍白,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对于单天鹰的问话恍若未闻,嘴唇颤抖着,不知在低声嘟喃这什么。

    单天鹰皱起了眉头,提高了声音:“粉蝶儿!”

    粉蝶儿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,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脸色却是愈发苍白,就如同纸扎人一般,只有一双眼睛,被深深的恐惧完全占据。

    “阴火……弃子!”他的声音不可遏制地尖锐起来,“阴火……啊!啊!我成了弃子!”

    “沈姑娘,救我!”

    他状若疯癫,似糊涂又似清醒,伤口的鲜血渗得更加厉害,几乎染红了半边身子,跌跌撞撞扑到在沈衣雪脚下,提泪横流而不自知:“沈姑娘,求你,就我,一定要救我!”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/down/txt103241.html

本书手机阅读:http://m.mianhuatang.la/103241/

发表书评:/book/103241.html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四百二十六章 时光痕迹大不同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四百二十五章 怀疑(下)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下一章:第四百二十七章 妖孽横行